广告位

父子支书

实践证明,群众一旦发动起来,便有了战天斗地的洪荒伟力。

文/李帅  张从兵

《增广贤文》有云: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须教父子兵。在四川省东北部,万源市大竹镇南北相望的仙鹤坝村和白杨溪村,“60后”的父亲,“90后”的儿子,两代村党支部书记,演绎着一段父子携手共治的感人故事。

图片
陈邦端父子在茶产业基地

“不经劝”的父亲

2020年早春,任河之畔雾霭沉沉。

陈瑞还沉浸在新婚的喜悦和兴奋之中。然而,一场史无前例的疫情悄然肆虐。

四川省万源市大竹镇白杨溪村毗邻陕西安康等重点疫区,抗疫形势危急!2020年除夕刚过,陈瑞火速赶回村委会,发动全村40余名党员干部组成疫情防控攻坚队,率先在川陕两省交界处设置防控关卡。

新婚妻子是一名医生,她在170公里外的中坪乡卫生院排查发热病人。对彼此的牵挂化作手机屏幕两端的一句“照顾好自己”,两人便又匆匆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2020年2月15日,奶奶突发脑溢血住院抢救,生命垂危,陈瑞心急如焚。他毅然坚守在疫情防控最前沿直至局势稳定后,方才抽出时间进城探望一眼……

决定缘起一次春节探亲。

父亲陈邦端是土生土长的仙鹤坝村人,高中毕业于万源中学,是当时少有的“高学历”人才。1997年在陕西安康种植食用菌,赚得“第一桶金”。1999年在陕西渭南开采金矿,逐步发家致富,小有名气。

“贫穷,落后,震惊,痛心”,这是陈邦端2011年春节回家探亲时的切身体会。

“这些年你跑的地方多,见多识广,你觉得我们仙鹤坝发展啥子有搞头?”

“什么时候回来?带着大伙一起发财!”

“你们能干人都走了,仙鹤坝的以后只会越来越差了。”

……

图片
陈瑞查看玄参生长情况

以时任支部书记陈邦敖为代表的老党员、老干部、村民代表,或利用春节聚会时机,或专程登门拜访,纷纷劝陈邦端回仙鹤坝村做“致富带头人”。

“你莫不经劝,村干部得罪人、不讨好,时间久了狗都要嫌弃你。”妻子振振有辞,甚至放出“狠话”要离开万源,一个人去成都居住。

大伙你一句他一言,劝的人多了,反而心生抵触。2020年春节过后,陈邦端按照原计划返回陕西。不过,与往年不同的是,他每隔三两个月总要回村走走看看。

眼瞅事有转机,大家又三三两两“组团”来劝。你来我往,陈邦端在陕西和万源之间往返日渐频繁。

“你条件不错,我愿意当你的入党介绍人。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老家与外面的差距越来越大,你的亲戚朋友也大多在这里……”老校长陈邦太的一席话分量很重。

常言道:树高千丈,叶落归根。陈邦端决定一试。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013年12月,陈邦端高票当选万源市大竹镇仙鹤坝村委会主任,正式回归故里。仙鹤坝村距离万源城区60公里,交通差、无产业,基础弱、底子薄,这条回归之路注定崎岖坎坷。

然而,二十余载的外出打拼,不仅让陈邦端开阔了眼界,更练就了坚韧不屈的性格。他下定决心,要干出点样子。

谁都知道的“要致富先修路”的道理,却成了陈邦端大展拳脚的第一个“拦路虎”。

一天清晨,陈邦端猛然发现,在堤坎上通往胡家垭的机耕道上,堆放了十数块巨石和一些碗口大小的脊木,仿佛战时的关卡。来不及多想,他赶紧招呼大家清除路障。这是村里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主干道,需要改道、拓宽、硬化,施工队马上进场。

左邻右舍纷纷聚拢过来,然而左邻右舍却不为所动。

“占了田地,破坏了庄家,还没有补偿。”

“那块菜地是独门冲(方言独一无二),以后吃啥子?”

“想换我路边的那块自留地,太撇了(方言太差)不得行!”

……

图片
陈瑞召开村民说事会

大伙七嘴八舌开始诉苦衷。

昨天大会商量好的征地方案,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卦?一些村社干部上前和村民理论,双方情绪激愤,吵得不可开交。围观村民越来越多,有人开始拉扯推搡。为防止矛盾激化,陈邦端立刻劝离了在场群众。

开工第一天便失败而归。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肯定要斤斤计较,不能全怪他们,是我们想得不够周到……”陈邦端在当天的村两委会上提出了处理建议。与会人员各自发表意见,讨论通过了修路“动员令”。

大家分头忙开。陈邦端到各家串门,听取“反对者”呼声;老支书发动“赞同者”捐钱捐物,让村民去感化村民;村委会副主任陈国全、老党员陈邦林把自家良田拿出来置换……

几年下来,仙鹤坝村基建设施翻天覆地变了模样,硬化路、自来水、电视信号等实现户户通,一盏盏太阳能路灯也仿佛卫士一般守护着千家万户。

“想当官”的儿子

乡村要振兴,产业是基础。

上任不久,陈邦端开始组织村民引进种植陕西核桃和桂花树。大伙情绪高涨,东家忙西家帮,家家户户都种上了陕西新品种,一时间好不热闹。

然而,好人好心没办成好事的情况也是常有的事。

“核桃怎么一直不挂果?桂花只长叶不开花……”村里开始出现了“杂音”。长期以来,对于陈邦端这位能干的“致富带头人”,大家一直信任有加,少有质疑。

陈邦端早有觉察,此时更是心急如焚。

此事“惊动”了远在上海的儿子陈瑞。

通过上网搜索、查阅书籍、请教专家,陈瑞对引进品种的特性和本地的气候、土壤、地形等特点进行比对分析,作出了该项目“流产”的判断。

“当成风景树也不错,以后村里搞观光旅游也用得上。”儿子电话里的一番安慰未能减轻陈邦端心中的苦涩。他开始明白知识的力量,也认识到农村工作绝不是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倒不失为一条锻炼年轻人的好路子。

陈邦端发现儿子“有两把刷子”,自己也算教子有方,又不禁有些得意。但是,陈瑞从求学到就业从未历经摔打,何堪大任?反复思忖过后,他决定召子回乡。

2017年6月,陈瑞回到万源市大竹镇公益性岗位上锻炼,次月初任白杨溪村党支部副书记,同年9月“转正”成为当时万源市最年轻的村党支部书记。

“我想考公务员”,陈瑞坦诚地说:“支部书记只能服务一个村,到镇上或者市里工作的话还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很多人不知道,陈瑞是临危受命。

2017年是白杨溪村预脱贫的年度。临近大考,原支部书记突然辞职。群众集访,打架斗殴,“三留守”问题突出,电站遗留问题未解,白杨溪村党支部成了软弱涣散党组织。

陈瑞便在此时走马上任。

断病断因,治病治根,支部弱就抓支部。

话虽如此,知易行难。每逢支部活动,“我在挖地”“我要赶场”等“请假”声音不绝于耳,连请带哄,连哄带骗,参与的党员也通常不足一半。

请不回来,就走出去。陈瑞将“党员活动日”“村民说事会”“农民夜校”等的举办地点搬到田间地头、农户院坝,还融入扦插压条、采茶制茶等实用技能培训和政策宣讲,党员群众“坐享其成”,从此络绎不绝。

2018年6月,父亲陈邦端出任仙鹤坝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一肩挑起了村里的发展大业。

“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父子俩商议,从仙鹤坝村的失败案例中汲取经验教训,决心东山再起。

他们组织干群代表赴宣汉、城口等地实地考察,又请来农业、国土、气象和水利等部门专家调研指导,绘制了以茶叶、中药材、青花椒和生猪、旧院黑鸡、板角山羊为重点的“3+3”产业作战图。

“种养结合,我们的一亩山地也能增收1万元!”陈瑞在动员大会上信心满满地说道。

图片
农技专家在白杨溪村讲解黄精种植技术

实践证明,群众一旦发动起来,便有了战天斗地的洪荒伟力。

在养殖协会、专业合作社的加持下,村民们的辛勤劳作结出了累累硕果,种植茶叶、玄参、黄精、青花椒等400亩,畜牧养殖业收入100万元,劳务收入500万元,带动群众户均增收2万元以上。2017年,白杨溪村在全市率先摘掉“贫困帽”,成为远近闻名的“四好村”。

图片
万源市大竹镇仙鹤坝村集中安置点

如今,在柔美的任河之滨、白杨湖畔,父子联手打造种、采、制“一体化”生态茶园,夯实经济基础的同时,依托景观优势发展渔家乐、水果采摘、休闲垂钓和水上摄影等特色项目。以农业带动产业、产业促进旅游业、旅游业反哺农业,一幅农工旅“三态融合”的振兴画卷正铺展开来……

作者: 农村青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