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麦秸垛

我始终认为,我是故乡的一根麦秸,被风吹到了陌生的都市,我在寻找着我的麦秸垛。

文/杨金坤

麦秸垛是乡村的标志,是乡村独有的风景。在树木和村庄的包围中,麦秸垛星罗棋布地排列着,远远望去,宛如落入人间的神明,在炊烟升起的地方,守护着村庄。

图片
麦秸垛

麦秸垛是在六月里成长起来的。每年麦收以后,一根又一根麦秸抱团成垛,坦然地依偎着村落,守护着家门。

对麦秸垛最为敬畏的人,莫过于父亲和母亲了。父亲认为一个麦秸垛的好坏、大小标志着当年收成的丰歉盈余,关联着老人们脸上的笑容和儿女的幸福。母亲认为麦秸垛的大小、形状,能反映一户人家勤劳的程度和生活的层次。持家有方的人家,麦秸垛码得整整齐齐,有棱有角,有条有理;麦秸垛的顶部覆盖得严严实实,四周地面清理得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再大的风雨也摧不倒、淋不透;遇到连绵的阴雨天,家里照样燃着干爽的麦秸生火做饭。

如果说丰收的麦子给了我们物质上的温饱;那麦秸垛则给了我们精神上的温暖,一种光的火焰,一种充满祥和安宁的守候。

图片
堆麦秸垛

堆麦秸垛时,父亲会把麦秸垛的位置选在地势高处,以免底部遇水腐烂。父亲先铺一层麦秸打底,然后均匀地向上码放,并一层层地把麦秸拨平踩实。为了防止雨水使麦秸垛受潮而沤烂,麦秸垛的顶上还要厚厚地抹上一层麦秸泥。老远望去,麦秸垛就像一座高高的粮仓,在夕阳照射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有麦秸垛围着的村庄是温暖的。过去,麦秸是庄户人家生火做饭的燃料,烧麦秸烙出的饼馍,吃起来既香又软。

麦秸垛也是畜禽的天堂。村里骡马牛羊多,鸡鸭猫狗也多,有的是自行溜达到场里边拱边吃;有的是主人牵到这儿,将它们托付给麦秸垛。鸡鸭结伴来凑热闹,优雅的鸭子慢悠悠,急性子的母鸡咕咕地叫着飞奔着,扒拉扒拉,刨几刨,东叼西啄,觅草籽、觅虫子、觅被风遗忘或被主妇之手遗漏的麦粒。

有麦秸垛掩映的童年是饱满的、诗意的。有月亮的晚上,呼朋引伴聚到打麦场,玩打仗、捉迷藏,麦秸垛是天然的屏障。折麦秸为矛,披麦秸为甲,冲锋陷阵,攻城略地,百玩不厌。

对于父亲、母亲来说,麦秸垛是他们的粮食、炊烟,是他们生命中的温暖。对于从乡村中长大、生活在城市的我来说,麦秸垛是孕育我生命的襁褓和血脉,是我成长的根系,是我精神的归宿。

我始终认为,我是故乡的一根麦秸,被风吹到了陌生的都市,我在寻找着我的麦秸垛。

来源:《农民日报》

作者: 农村青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