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夹缝中的父子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这两年受疫情影响,有些在外漂泊的“打工人”没能回老家过上团圆年。时间久的,已经两年没见到自己的父母了。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1年第2期
文/清木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这两年受疫情影响,有些在外漂泊的“打工人”没能回老家过上团圆年。时间久的,已经两年没见到自己的父母了。如今,在每个假期来临之际,很多打工人工作起来格外努力,生怕未完成的工作拖了自己回家的脚步。

图片

临近假期的北京地铁然而,我的好朋友小杜却心情复杂。今年刚满28岁的他,老家在东北的一个小镇。小杜在北京上班快三年了,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北漂”。平日里,他工作强度很大,“996”在他那都不算加班。由于工作原因,满打满算他已经15个月没回家了。好在现在手机功能强大,每天视频、打电话也能缓解思乡之情。

我们两个单位离得不远。这天,好不容易趁他有时间,可以见面聊聊天。虽说假期将至,他脸上却没有多少兴奋感。

“怎么了,今年清明、五一又回不了家了?”

“能不能回还不知道呢,回不去就好了。”

原来,这几天小杜和家里人吵架了。今年春节,家里好多亲戚、邻居都拖家带口、大包小包地回家了。一年没见到小杜的老杜看到镇上别的青年领着媳妇回家,一大家子其乐融融,漂亮的儿媳妇一口一个伯父、伯母,可给他羡慕坏了。老杜的妹妹今年还抱上了孙子,白白胖胖的小婴儿“咿呀咿呀”地牙牙学语让老杜的心仿佛被猫挠了一下又一下。

这不,老杜晚上又给远在北京的小杜打电话,催问今年什么时候回来,对象找得怎么样了。得知由于工作原因,小杜今年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回家,对象更是八字都没一撇,老杜坐不住了:“你说你在北京也三年多了,钱没挣多少,天天忙到半夜,媳妇更是影都没有。我现在还年轻,再等几年,爸妈老了,都没法给你带孩子。你还死乞白赖地留在北京干啥?我说……”连珠炮似的问责让忙了一天的小杜气不打一处来,生硬地打断了老杜停不下来的问话:“停停停,行了吧,这几年好歹也攒了点钱,我学的软件设计回家能干啥?当网管都没地方。我最近跟一个项目,每天加班,哪有空找对象,大城市30岁以后结婚很正常,你就别操这心了……”

小杜一番话又让老杜不开心了:“咋地,翅膀硬了?老家咋了,我和你妈待一辈子不也挺好?你看邻居家小马,去年回老家县城考个公务员,今年婚都结了,挣得是没你多,也没像你似的不要命地干活,你这样得少活几年?”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父子二人越聊火气越大,老杜还下了死命令——明年找不着媳妇,赶紧回家学习考公务员。在一片互相不理解的吵闹声中,小杜疲惫地挂电话,沉沉睡去……

虽说小杜表面上不在意,但老杜的话也让他久久不能释怀。自己远在他乡,二老年纪越来越大,眼看快60了,身体也不好。上个月,母亲的腿疾又犯了,疼得不行,小杜却连照顾的机会都没有……但是,现在能在这个企业做前端开发,小杜也知道有多不容易。在小山村长大,学习又不好,大学只考了个大专,学桥梁设计。看着计算机的大潮涌来,小杜自己花钱报班,又学习了两年,只身来到北京,前后换了五六家单位才有现在比较稳定的收入。从睡大通铺到地下室再到现在与人合租,小杜也很不容易,他也不忍心把这些告诉家人。眼看着专业能力磨练得越来越强,自己也深受领导信任,过两年没准能自己带项目了,如果全部放弃回老家,他也无法接受。夹缝中的小杜,备受煎熬。

其实,老杜夫妇也清楚,儿子费了多大力气才走到今天。“儿子啊,你好好干,争取留在北京,以后把我和你妈接过去,咱家孙子就是北京人了。”这也是老杜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每次打电话,儿子都在加班。每次询问,小杜几乎没在正点吃过像样的饭,除了外卖就是泡面。看着在大城市挣扎的儿子,老杜夫妇也心疼得很,既希望小杜能留在北京有一番作为,又不想他每天那么辛苦。想每天见到儿子的老杜,同样在夹缝中煎熬着。

又有哪一个“北漂”是容易的呢?和小杜聊了许久,本来乐观向上的他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昂扬:“不管了,就算回老家也不是现在。我赶紧干活,多挣点钱。我看上了一台按摩椅,今年给他们买回去,有这个做挡箭牌,看看他们还说不说我。”

说罢,小杜笑着离开了。他越走越远的背影,被来往的汽车灯光映衬得忽明忽暗……

今天,一向高冷的老杜破天荒地给小杜打了视频通话。夜间10:30分,小杜刚刚下班。看着儿子疲惫的身影,老杜沉吟了许久,低声说道:“前两天我和你妈说的都是气话,在北京好好干,老家啥时候都能回。今年放假争取在家多待几天,没别的事,早点休息吧。”

“嗯,爸,等五一、十一吧。”

一轮明月高悬在漆黑的夜空,小杜像往常一样,沉沉睡去了,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作者: 农村青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