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学金融大学生,毕业却回乡养土猪,这奇葩哪去找?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0年第11期文/本刊记者 何召霞 36岁的黄文博出生在湖北省随州市涢水河畔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养了大半辈子猪,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养殖户。受父亲的影响,黄文博大…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0年第11期
文/本刊记者 何召霞

36岁的黄文博出生在湖北省随州市涢水河畔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养了大半辈子猪,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养殖户。受父亲的影响,黄文博大学时就开始关注生猪交易市场。2005年,金融专业毕业的黄文博放弃在城市发展的机会,回到随州和父母一起发展土猪养殖。

多年来,黄文博依托“猪小黑”养殖产业,助力当地脱贫攻坚,探索实施“一优二降三包”产业扶贫模式。从2015年开始,他累计向贫困户发放黑猪苗22085头,带动随州市8473户贫困户稳定脱贫,荣获2020年全国脱贫攻坚奖奋进奖。

图片

植根绿色生态理念,开启别样养猪创业路

起初,黄文博的父母是反对他回村养猪的,父亲多次警告他:“红烧肉好吃,猪可不好打理。”然而,黄文博有自己的想法。他多次和父母聊起绿色生态健康养殖以及生态食品市场的需求:“现如今,消费者对饮食安全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对高品质肉的需求量不断增加,生态健康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绿色、环保的生态食品倍受消费者青睐。我想改变传统的养殖、销售方式,建立绿色、生态、健康的养殖模式,还要推广给其他养殖户……”最终,父母被他一大通“高深”的理论说服了。

黄文博怀着对“绿色生态养猪新模式”的憧憬,去了很多地方考察、学习,还深入知名养殖集团取经。不过他并没有生搬硬套,而是根据随州市的人文习俗、地理环境等特色信息进行技术改良。

通过对养殖环境和饲料品质的控制,黄文博制定的新型养殖方式不仅可以有效减少养殖对环境的污染,还利于生猪养殖业集约化规模化的发展。

起初的几年,黄文博的生意可以说是风生水起,但在2012年,上天给了他当头一棒。当时,多地“高热病”暴发, 他从外地购进的一批猪仔陆续死去,瞬间背上百万元的债务。这时,家人没有责怪他,尤其是妻子的激励与鼓舞,令他燃起再次“冒险”的勇气。黄文博一咬牙,贷款、借钱,扩建猪舍,再次购买了100头良种母猪。正是在那一年,猪肉行情居然暴涨,到年底,他外销种猪2000多头。还完最后一笔债务,回到家中,妻子正在厨房忙活,黄文博一把抱住妻子。妻子心里早明白了几分,轻声问:“还完了?”“还完了。”二人没有更多言语,紧紧拥抱在一起。

“高热病”的教训和“100头良种母猪”的经验,让黄文博意识到养猪不仅是控制养殖环境和高品质饲料就可以做好的,还需要“生猪品种”和“科学防疫”。

2014年,精准扶贫在全国展开之际,黃文博结识了华中农业大学陈顺友教授。陈顺友教授说:“要想做大做强,必须占有市场,形成自己的生猪品牌。”陈教授的话说到了黄文博的心坎,也坚定了他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在陈教授的技术指导下,黄文博选用华中农业大学陈顺友研发、育种的种猪——“梅花星”,开始生态黑猪的养殖。

开创“一优二降三包”模式,带动8000多农户脱贫致富

“猪小黑”是黄文博对“梅花星”猪的昵称。黄文博依仗在养猪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和华中农业大学的优良猪种,以“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代养”方式,与政府联合发动农户养殖,全力开拓精准的产业扶贫之路。但可惜的是,试行的第一年,黄文博以失败而告终。湖北省随州市随县淮河镇桐桥畈村山清水秀、草木肥旺,是生态养猪的绝佳场地。黄文博在这个村免费发放了90余头猪苗给农户喂养,约定出栏时间,公司统一回收。到了收购季节,当他们驱车3个小时兴高采烈地去收猪时,却傻眼了。

图片
黄文博(左二)跟养殖户签订代养合同

“猪呢?”“卖了!”“合同不是约定由我们来收吗?”“别人出的钱多我干吗不卖?我傻呀。”

“猪呢?”“死了!”“咋喂死了呢?”黄文博细问原因,原来是不懂技术,防疫也未跟上。跑了一天,公司没有收到一头猪。那一年,黄文博不仅损失了十几万元的猪苗,还丢掉一份订单,不得不赔偿违约金。

黄文博再次重新审视养殖模式,感到仅仅把良种猪苗提供给农户“代养”是不够的,还要培训、技术、保障、服务都跟上,价格更要有保证。于是,经过多方调研、考察、论证,他联同市、区扶贫部门与农户、 畜牧站、保险公司、华中农业大学,依托“猪小黑”养殖产业, 探索出“一优二降三包”的产业扶贫新模式。

黄文博介绍说:“‘一优’即为贫困户提供优质猪苗。这种猪苗生长速度快,抗病能力强,耐粗饲料,肉质鲜嫩,能长到300~400斤。‘二降’就是降成本和风险。公司以‘构叶料+农家辅料’为营养配方,每吨饲料可降低成本180元, 养殖效益提高20%以上。降风险即为趋近于养殖零风险。公司为每头猪购买了保险,如果养殖过程中发生猪死亡,公司赔付一头同等重量的猪给农户(死猪由当地畜牧部门收回,做无害化处理)。‘三包’就是包技术、包收购、包价格。每次发放猪苗前,公司都要现场组织技术培训,然后委托乡镇畜牧中心直接与农户对接,提供防疫、消毒、诊疗等全程服务。收购价格是老百姓关注的重点,公司与每个代养户签订回收价格合同:如果市场价低于合同价,则以合同价回收;若高于合同价,则按市场最高价回收(参照当地屠宰场良种猪当天最高价格),让农户享受最大利益。”

图片
向养殖户发放“猪小黑”

“有这么好的事?”

发放“猪小黑”猪苗,推行“一优二降三包”政策,开始时有人半信半疑。

“有政府支持,白纸黑字,还能骗人!”看到有政府的“背书”。不少人都跃跃欲试,信心满满。一时间,“猪小黑”在全市范围内“走红”,记录显示,黄文博当年共发放猪苗2000多头,1000多户贫困家庭参与其中。

“我的猪发高烧,两天没进食了。”2016年4月,曾都区洛阳镇黄金堂村贫困户刘发元打电话求援。乡镇畜牧中心的专业技术人员立即赶到刘家,对症开药。次日乡镇畜牧中心的黄文博电话回访时,刘发元说:“猪已好了,幸亏兽医员来得及时。”

2018年7月的一个上午,黄文博刚到公司,就有人在等着他。“猪死了你们真的赔吗?”问话的是大洪山庹家村的贫困户张先强。原来他养了两头猪,猪养到140多斤重的时候病死 了。黄文博明白张先强的心思,他立即让保险公司核实对接,按合同约定“赔付”了两头同等重量的猪。

洛阳镇黄金堂村的王强,拿着卖猪的2.3万元眉开眼笑 :“黄总我要请你去我家喝酒,我一生都没拿过这么多的钱。”

图片
黄文博(右)向养殖户发放“猪小黑”

悬在黄文博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这种高效益、零风险的扶贫模式,解决了生猪死亡的风险和成猪价格波动等核心因素,大大调动了贫困户饲养的积极性,令贫困户齐声叫好。近万头优质黑土猪被贫困户“代养”在家中,实现了“农民增收、企业增利、政府增效”的“三增效应”。

目前,黄文博的公司与湖北省粮油进出口公司、盒马鲜生、北京广能、好邻居超市、广州钱大妈生鲜、陇上优选等大中型企业合作,年推广销售生态黑猪肉达500多吨。 

是荣誉,是认可,更是责任

2020年10月17日,在第 七个“国家扶贫日”之际,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随州市博裕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文博荣获“2020年脱贫攻坚奖奋进奖”。

图片
发放“猪小黑”收益款

谈到荣誉他的感触颇多:“这份荣誉对我来说不仅是认可,更是一份责任。作为扎根 ‘三农’的青年,首先要起好示范带头作用,传递正能量;其次,团结更多奋斗青年,带领大学生、返乡青年创业,让那些喜欢农村、热爱农业、工作在农村一线的奋斗青年团结一心;组织更多的养殖户培训,帮助农户实现家门口就业。最后,把生态‘猪小黑’推向世界。”

作者: 农村青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