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让文化反哺乡村,一个张家界青年的别样民宿

导语:龙尾巴村位于湖南张家界景区内,距景区入口仅200米,每天来往的游客众多,可以说龙尾巴村的旅游业发展占据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但二三十年来,村民们却还没摆脱贫困,直到国家提倡践行绿…

导语:龙尾巴村位于湖南张家界景区内,距景区入口仅200米,每天来往的游客众多,可以说龙尾巴村的旅游业发展占据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但二三十年来,村民们却还没摆脱贫困,直到国家提倡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当地的状况才得以改观。如今的龙尾巴村依托自然资源和生态优势,平价的农家乐与高端民宿共同发展,吸引了一批目光敏锐、思维超前、敢于开拓创新的年轻人。返乡创业大学生李平就是其中之一,他怀揣乡村情怀,放弃大城市的高薪工作,回村创建高端民宿——“璞舍”。

2019年,仅有13间客房的“璞舍”吸引了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下,被《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点赞的张家界民宿,到底长啥样?昂贵的客房缘何能吸引众多国家和地区的旅客?李平返乡创业建设乡村,在思想和行动上与传统农民的观念有何不同?在乡村振兴上,又是如何激发传统乡村活力?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0年第12期
文/本刊记者 何召霞

外国游客竖起大拇指点赞

无边的泳池,大落地窗, 眼前美景尽入怀。当你踏进李平的“璞舍”,或许更能懂得“回归”的意思。“璞舍”在建筑材料上大量使用原木,打造出一种简单而不失质感的极简风格;栏杆、地板、床架选用的都是当地的梓木树,屋内大多数灯具吊顶都用竹子制成,显得生态、环保;随处可见的插画植物,也是在周边山上就地取材,可以说是将大自然的美定格在屋内。窗外的绿意总是在不经意间钻入眼帘,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一切新鲜的模样,唤醒了人们儿时关于乡间的记忆。

图片
“璞舍”民宿外景

2019年,“璞舍”接待了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人,七大洲都有。他们对武陵源、张家界的印象特别好,一致评价:山很特别、很神奇,太不可思议了。

英国客人Miller-EthanJohn 因为对于“璞舍”的喜爱, 连续预订了5个晚上的房间,对当地的风景和美食更是赞不绝口。他称赞道:“龙尾巴村村民热情好客,民风淳朴,这是在我的家乡感受不到的一种情怀。有机会一定会带着家人一起过来,再次体验张家界的鬼斧神工。”走的时候,Miller- Ethan John还带着龙尾巴村的莓茶和在当地村民家采购的腊肉。

美国芝加哥客人Becca在订房网booking(缤客)上留言:“谢谢你们,让我在这里有一个很棒的住宿体验。你们的酒店很漂亮,让我很放松。这是我所需要的。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再次回到这里。你们的食物很棒。我将分享你们的酒店给我的朋友。”

年轻人眼中不一样的民宿

出生于1988年的李平是当地的土家族人,也是这家被众多外国游客点赞的民宿老板。

图片
“璞舍”老板李平

李平坦言:“做民宿不算新鲜点子,但要做出特色、做出品位需要思想、理念的转变,敢于开拓创新。”

大学期间,李平攻读了艺术设计与广告学双学位。热衷旅游的他,工作之余喜欢去世界各地旅行,学习国外优秀的建筑设计案例,体验专业的酒店服务。偶然一次,李平听到媒体报道有关民宿的新闻:某人在某地,把村里的旧房子改造得非常温馨、漂亮,特别受城里人的追捧。这时,李平了解到,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出台了支持全域旅游、发展民宿的相关政策。他想到自己的家乡龙尾巴村:这么好的“绿水青山”,太适合做民宿了。

图片
张家界龙尾巴村

2016年,李平放弃大城市的工作,返乡创业,建设高端精典民宿——璞舍。

“璞舍”不大,有客房13间。李平将土家文化融入到“璞舍”的打造中,其中将当地特色与现代民宿结合最好的设计就是土家花格窗。他说:“以前的土家吊脚楼是没有玻璃窗户的,只有花格窗。我们加入自己的想法,重新运用设计。”

2017年10月,只有4间房的“璞舍”开业。2018年全年做到70%的入住率,4间房的年营业额相当十几间房的客栈年收入,成为当地民宿圈内的一匹黑马,刷新了大家对于民宿的认识。民宿不仅仅要有情怀,还要有敏锐的市场嗅觉和前瞻性以及对于市场的精准定位,正是这些让“璞舍”成为张家界民宿的一张新名片。

由于房间数不足,市场供不应求,2018年3月,“璞舍”二期开工。李平把自家老房改建成9间民宿客房,2019年5月开始投入使用。自此,“璞舍”的总房间数达到13间,还配套有一个咖啡厅、一个餐厅、一个酒吧,还有一个无边际的泳池和100多平的户外平台、SPA 房和健身房。员工数从之前的4人增至目前的10人,其中大学生私人管家就有5位。


早餐后,管家正在用地图帮客人规划行

“龙尾巴村从前最大的问题是污染,后来经过全村上下的努力,在不改变村容村貌的前提下,锁定污染源、处理污染物。一个干净、整洁的村落,为旅游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高端民宿讲究整体感,如果只是民宿内部美轮美奂,窗外一眼望去是白色垃圾和臭水塘,这样的民宿不可能真正走向高端。” 李平说道。

两代人思想观念上的碰撞

村民把房子租给李平之前也是做民宿,当时有7间客房, 每间客房每晚售价在80~100元。李平接手后,将原来的7间改成了4间,注重设计与自然环境的融合,让每个房间的空间又大又舒适。父母不理解:“你怎么越改越少?一个马桶几千元,一个浴缸又是几千元,你花钱像是大风刮来的,不晓得心疼。”李平心里明白,父母担心的是投进去的钱怎么能够赚回来。

图片
法国朋友一家4口在餐厅吃晚餐

第一期开业前,李平把价格定为每晚800~1000元。父亲觉得不可思议:谁肯花这么多钱住一晚啊?你以为人家是憨头(方言“傻瓜”的意思)啊?

在管理方面,李平与父母的想法也有碰撞。李平请的员工多了,父母觉得划不来。不管店里是否有住客,李平都要把灯打开,吸引人来,也给周边营造一种氛围,他认为这样才有人气。而父母想到的只是省电。有一次,一个女游客要3间客房,每间客房还价488元。李平父亲见儿子说每间房至少要 688元,在一旁急得直跺脚:“卖得哒(当地方言“可以的”), 空在这里一分钱都没有。”而李平坚持不能贱卖。像李平与父母之间在思想上的代沟,也是众多青年返乡创业的一个缩影。

第一期的“璞舍”得到市场良好的反响和认可以后,李平开始着手第二期工程,扩建9间高端客房,以及配套设施。这回,李平的父母态度松动了些。但是,9间房要投入几百万元,他父母的心理压力大。李平理解父母的担扰,几百万元不是个小数字。后来,见房子还没完工,9间房就已完成三个月的预订,李平的父母才稍稍嘘了口气。

在龙尾巴村,旅游业成了村子的致富产业,农家乐、民宿成了村民的“招财树”。村民收入高了,幸福感越来越强。

图片
自助餐
图片
夜幕下的“璞舍”

青年人是乡村振兴的希望,没有年轻人的乡村是没有活力的。更加关键的是,年轻人如何通过自己先进的观念、新颖的思路和开放的心态改变传统农村观念,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能实现农村的良性发展,才能为农村的建设添砖加瓦。

儿时记忆,坚定回乡创业

1997年香港回归,龙尾巴村搞的活动给李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回忆:“当时村里搞活动,把香港歌手张明敏请来,唱《我的中国心》《龙的传人》,村里的大人小孩看了都像服了兴奋剂:第一次见到大明星了!后来,村里组织外国小朋友来和我们交朋友,一对为一组分到各家各户,一起吃、住、玩。” 当时李平觉得外面的世界不知有多大,萌发了走出大山的念头。那会儿,有企业家来村里现场捐款;有画家书法家来这里义卖。村里在门票站外立了一块心愿碑,供村民表达心愿,还请来专家做规划搞乡村旅游,村里人还能免费学习。总之,那段日子深刻地影响、鞭策了少年时代的李平。

图片
客人天真无邪泳池戏水

李平母亲的小生意也影响了他的决定。当时,李平的母亲在张家界景区内的水绕四门摆摊,提供民族服装供游客拍照。那里有瀑布作背景,游客喜欢在那里留影。后来,景区不让提供民族服装拍照了,母亲就改卖水果。李平兄弟俩一有时间,也帮着叫卖。这段时间,李平接触到天南海北的人,越发觉得外面的世界真大,自己长大了也要跟这些人一样走遍天下。

产业多元化,带动村民发展

2020年春节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全国旅游业损失巨大,民宿也不例外。“‘璞舍’今年整体收益预计比去年略低,但在今年8月的入住率是97%,去年8月的入住率是85%,比去年高出一些 。这半年来,外省的游客络绎不绝,我定位高端民宿这步棋是走对了。”李平说道。

随着我国疫情得到根本性控制,以及全面复工复产的开展,全国旅游业正在重新焕发生机。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需要不一样的思路和前瞻性的眼光,李平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最近一段时间,在单一民宿的基础上,李平正朝着“乡村文艺思潮,文化艺术设施”建设进行多元化发展。在接受《农村青年》记者采访时,他正在筹备“璞舍书局”。李平说:“我要在龙尾巴村开办乡村书局、乡村咖啡厅或者纯手工艺品展。现在社会发展越来越好,年轻人对文化艺术、设计等具有传统文艺气质的东西越来越看重。乡村书局不仅吸引城里的‘小资’们,也在吸引这里的普通村民。浙江一带的乡村书局做得非常棒,那里民宿的文艺气息很浓,村民的文化水平普遍较高,整个乡村的状态更加好,我觉得这也是我们龙尾巴村需要学习的地方。当一个地方的整体文化水平提高了,人们素养也能得到提高,然后做出来的东西会越来越好,越来越精致,对于整个社会的发展也会越来越有帮助。”

图片
“璞舍”春节互动——包饺子

可以想象,李平建设璞舍书局、造物空间、乡食餐厅等一系列文化、艺术、设计类空间计划的实施,将推动龙尾巴村乡村文化的建设,为龙尾巴村乃至张家界市带来一张崭新的名片,甚至进一步增加村民的收入。

在乡村建书店、做艺术节,让更多的人来参与乡村实践,也让更多的人找到人生的美好。让文化反哺乡村,让城市的年轻人回到家乡来建设家园,李平对家乡的发展充满憧憬。

或许从前说起民宿,很多人想到的都是廉价的农家院。但李平——一个典型的“85 后”农村年轻人,却凭借自己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和国际化的管理理念,将土气变成了高端,甚至未来还将引领乡村拓展一个新的行业,这正是如今广大中国农村最需要的。

作者: 农村青年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