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林盘竹里:竹林深处有人家

800多年前,曾在蜀州(今崇州)做过通判的陆游,作为崇州的文化名片,写过这样一首诗:竹里房栊一径深,静愔愔。乱红飞尽绿成阴,有鸣禽。临罢兰亭无一事,自修琴。铜炉袅袅海南沉,洗尘襟。…

800多年前,曾在蜀州(今崇州)做过通判的陆游,作为崇州的文化名片,写过这样一首诗:
竹里房栊一径深,静愔愔。
乱红飞尽绿成阴,有鸣禽。
临罢兰亭无一事,自修琴。
铜炉袅袅海南沉,洗尘襟。
—— 宋·陆游《太平时》

四川崇州市道明镇的“竹里”就是取自这首诗的前两个字,“竹”是指环境,自然的场景;“里”是指文化,内心的归宁;竹林、房栊、鸟鸣、古琴、沉香等所营造的意境与场景,是一种远离纷扰都市生活的安静与祥和,也是返璞归真的乡村本貌。陆游此诗中描绘的景象,也是竹里真实的生活写照。
如今,竹里已经是鼎鼎大名的旅游打卡地。严格说来,竹里并不算是一处地名,而是一个从空中俯瞰外形类似“无限(∞)”符号的建筑。远远望去,竹里被竹林包裹着,圆形小青瓦房与周围竹林、树木,与远山、田野相得益彰。其建筑内部两个院落内向迂回,曲径通幽,回应陆游诗中“竹里房栊一径深,静愔愔”的意境,营造出传统元素与设计美学的诗情画意。
以竹造园,竹因园而茂,园因竹而彰;以竹造景,竹因景而活,园因竹而显。竹里,正是成都川西林盘的代表地标。
何谓林盘?简单来说就是乡村院落与周边高大乔木、竹林、河流及外围耕地等自然环境有机融合形成的田间绿岛,是蜀地乡村固有的一种生存居住模式。林盘有大有小,几户或几十户皆有。它遍布于四川各地,又以成都平原的聚落最为典型,因此又称之为“川西林盘”。竹里成功展示了创意文化资源与传统川西林盘结合后可能产生的化学反应。
走进林盘,看到的是诗意栖居的聚居地。沿着用鹅卵石点缀的石板路向前,两边是风貌改造后的农房,一米来高的院墙上,开了雅致的花窗。村民在院子里种上丝瓜、黄瓜等蔬菜,绿色的藤蔓倚着院墙探出头来,与院子里开得正艳的三角梅相互映衬,像是一幅用色亮丽的民俗画。
川西民居在建筑用材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因材设计,建材以木、石灰、青砖、青瓦为主。竹影青墙,梧竹幽居,竹与建筑相映成趣。居民居住于院落之中,游憩与林盘绿竹,作于地头田间,竹与水与宅与田,和谐共生,相映成景,从而构成了“田中有庐,竹林掩映,小桥流水”的田园景观。
有人说,在川西林盘上,如果你看到了成片竹林,就能找到人家。
竹类作为重要的造景植物,在林盘中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公用空间,供家人邻里纳凉、妇女手工、小孩嬉戏、邻里喝茶下棋以及接待来客之用,使邻里间得以充分交流对话,使蜀人深感“远亲不如近邻”。
这种水渠环绕、围竹而居、密竹簇拥、沃野环抱、小桥流水的田园画卷般“天人合一”的造园思想成为了川西林盘的鲜明自然与人文标签。这种人性化的舒适生活方式,正是千百年来中国人所追求的。
难能可贵的是,在浓浓的文化艺术气息之中,脱胎于竹艺村的竹里原始本真的乡野模样却仍然清晰:房前菜地、屋后修竹,上了年纪的老太太依然坐在小凳子上倚着门口安静地编着花篮,等待着走进竹林的你我他在这里找寻“太平时”。(洛溪)

作者: 农村青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