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记忆里的那盏灯

如今,没有人会思考一盏煤油灯能够为生活带来什么?但那盏照亮了我童年的煤油灯,连着父母的教诲和温情,早已深深地铭刻在我记忆的深处,永世芬芳。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0年第12期
文/陈启忠

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深藏着一盏煤油灯。那盏散发着异味,非常简陋的煤油灯,照亮乡村的夜晚,也照亮我的漫漫求学路。

图片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离不开煤油灯。晚自习,每个人都得准备一盏煤油灯。其实,做煤油灯很简单,先找来一个墨水瓶,用铁钉在瓶盖上钻个洞;再找点薄铁皮,卷一个细长的圆筒,从孔中穿过;接着取点瓤子(棉花)搓成细条从圆筒穿过,墨水瓶里倒上煤油;然后在瓶口系上一圈细铁丝当提头,一个简陋的小煤油灯就完成了。

30年前,村子里还没有通电,煤油灯是唯一的照明工具,它驱走恐怖,带来温馨。那点点灯光照亮了我的梦,也照亮了父亲额头的皱纹和母亲粗糙的双手。夜里醒来,煤油灯依然亮着,灯光将母亲的身影拉得很长。她在微弱的灯光下纺线,那嗡嗡的纺车声常常伴我进入梦乡……

图片

在煤油灯下,父亲教给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他说:我们做人做事,要多为别人着想。就像这盏煤油灯,虽然做工简陋,却时时刻刻在照亮别人。父亲是一名教师,他就像煤油灯一样,一生耕耘,默默奉献,不求回报。

童年的岁月,我在苦涩中甜蜜着。即使在那些惊雷激荡、大雨倾盆的夜里,有灯光相伴,有父母的精心呵护,我就备感踏实。如今,父亲已经很多年没有削过铅笔了,母亲的手也不再灵巧,煤油灯早已淡出人们的视线。不过,只要想起童年的煤油灯,我依然会热泪盈眶。漂泊异乡的日子,父母的爱始终伴随着我,他们用血汗为我铺就的路不断延伸,也不断宽阔。

如今,没有人会思考一盏煤油灯能够为生活带来什么?但那盏照亮了我童年的煤油灯,连着父母的教诲和温情,早已深深地铭刻在我记忆的深处,永世芬芳。

来源:根据德州新闻网报道摘编

作者: 农村青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