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葡萄架下的书香世界

在这个纯朴宁谧的乡村农家,报刊之于父亲,犹如手机之于市民,是父亲获知天下大事的重要平台。

​葡萄架下的书香世界

文/艾科

秋意正浓,回乡探亲,刚到老家门口,就看到父亲戴着花镜,正端坐在院门前的葡萄架下静心看报。他的身旁放着一张折叠式小茶几,茶几上的水杯里正氤氲着丝丝热气。在父亲触手可及的茶几东侧立有一个报刊架,上面展放着数种报刊。秋阳之下轻风徐来,一副宁谧安适的乡间田园画卷映入眼帘。

见我回来,父亲摘掉花镜缓缓起身,笑着指着手里的报纸对我说:“回来得正好,明年报刊的征订工作已经开始了,你看……”我瞥了一眼报纸上的征订广告,说:“行,我来扫码办理。”父亲听后乐不可支:“明年继续订阅这些报刊,费用我出。”说着,他转身就要去堂屋里拿钱。我像去年一样告诉父亲“先办事,费用回头再说”,于是拿起手机,开始办理征订事宜。父亲像个孩子一般,坐在葡萄架下看我龙飞凤舞地操作智能手机,连连感叹科技带给人们生活的便利。在父亲频频的慨叹里,我三下五除二就订好了明年所需的报刊。

当我把订单展示给父亲查看,欲教他如何使用手机解决生活中的问题时,他却惊恐得连连摆手。恰在这时,母亲挎着一筐刚从菜园里采摘的蔬菜来到葡萄架下向我埋怨:“你爸生怕别人不知他会识文断字。咱是农民,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不愿捣鼓智能手机也在情理之中,想看新闻订阅一两份报纸了解一下国家大事不就行了吗?至于每年都要花费那么多钱订阅那么多报刊吗?纯属浪费,咱儿子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父亲白了母亲一眼说:“你懂啥?新时代的老农民也不能做睁眼瞎,不读书看报哪能跟上时代步伐?订阅费我出!”母亲也不甘示弱地回他一个白眼,然后挎着竹筐进了厨房。

在这个纯朴宁谧的乡村农家,报刊之于父亲,犹如手机之于市民,是父亲获知天下大事的重要平台。正说话间,左邻右舍的叔伯大爷们捧着茶杯陆续来到我家的葡萄架下,按照各自喜好从报刊架上取下报纸杂志,围着茶几而坐开始逐字逐句阅读,读到精彩之处不禁拍案叫绝。众人纷纷放下手中正在阅读的报刊,齐刷刷地看着拍案叫绝者,静待他像说书一般传播国家惠民新政策、城镇发展新举措和乡村振兴新经验。母亲提着茶壶笑意盈盈地从厨房出来,一一给这些乡村老年读者添茶倒水。母亲虽然识字不多,但却最爱“八卦绯闻”,尤其喜欢对一些“社会新闻”刨根问底。鉴于她“后勤保障”工作做得非常到位,老年读者们都会尽力将报刊上报道的“奇闻异事”减缩成三言两语,以母亲能够听懂的方言说给她听。母亲每次听后都会诧异万分,并将这样的“软新闻”转身说给婶子大娘们听,使其一度成为乡村老年妇女圈层的谈资。

这些乡村老人从不贪恋智能手机,他们最为开心的事情,就是在农闲期间每天吃过早饭来到葡萄架下阅读报刊。父亲说,老人们无法辨别网上海量信息的真伪,但笃信印刷在报刊上的新闻,所以葡萄架下渐渐成为村里老年人的学堂。从那些报刊上面,他们不仅了解了世界格局,知悉了国家大事,学习了养生饮食,掌握了防骗技能,跟上了时代步伐,享受了精神食粮,拓宽了思维视野,获得了心灵慰藉,而且还把所看所学所知,传递给更多的乡民。这些报刊都是科学且无形的老师,它们在润物无声中,提升了老年读者的修养,排解了乡村老人的孤寂,滋润了他们渴望求知的心田,所以订阅报刊的费用花得物超所值。

获知我已续订好了明年的报刊后,这些纯朴的老人纷纷坚持要将费用“众筹”给我。面对大家的热情,父亲一脸幸福地说:“报刊是我家征订的,费用理当我出。你们只是在闲暇时过来阅读而已,哪有让你们破费的道理?”母亲也跟着劝说道:“就是呀,有了这些报刊,大家时不时地还能聚在一起阅读、学习、交流、谈心,何乐而不为呀?花这点钱算啥?”老人们听后,脸上都溢出了感激的笑容。

在这个美好的时代,村民的物质生活水平业已得到很大提高,追求精神富足、摆脱空巢落寞成为乡村老人的日常所需。父亲身为乡村老年群体中的一员,只要天气晴好,他就会将葡萄架下打扫得一尘不染,然后搬出整理好的报刊架,再让母亲备好热茶,随时迎接左邻右舍到“书香世界”看报品茶。

终审:蔺玉红
审校:李志国  刘朱婴
编辑:何召霞

作者: 农村青年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