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姥姥的蘑菇菜

说起来,野蘑菇真是好吃呀,又是早上刚刚采摘的,鲜味十足,好吃得不得了。一盘蘑菇上桌,很快就被我们扫荡一空。

姥姥的蘑菇菜

原载于《农村青年》2021年第8期
文/洛  溪

最近看到很多云南人吃菌子中毒的新闻,中毒的人有的会出现幻觉,说是看到了小人儿和小精灵,危险之余又觉得好笑。

突然想到当年我也有过吃蘑菇中毒的经历,那还是在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时我住在姥姥家,姥姥一直有早锻炼的习惯,夏天凌晨5点、冬天6点钟就起床出门了,每天坚持,从不间断。姥姥一般都是去家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那里是很多老人早锻炼的聚集地。他们的早锻炼活动有拍胳膊、拍腿、做深呼吸、背撞树等等,没有固定姿势,自由发挥。锻炼完,姥姥会在小树林里转一圈,挖一些野菜、蘑菇之类的拿回来做菜给我们吃,我吃的毒蘑菇就由此而来。

那是夏日里平常的一天,姥姥按照惯例早早起床出门锻炼,我和二姨家的表妹还躺在舒舒服服的被窝里做着香甜的美梦。因为前一天下过雨,所以这天姥姥锻炼回来,收获颇丰,中午这些蘑菇就上了饭桌。我记得是一些小小的、土黄色的小蘑菇。其实姥姥也知道有些蘑菇有毒,民间也流传颜色越鲜艳越好看的蘑菇越有毒,所以姥姥一般采摘的都是颜色不怎么鲜艳的蘑菇。

谁承想,就是这么不起眼的小蘑菇让我们“中了彩”。说起来,野蘑菇真是好吃呀,又是早上刚刚采摘的,鲜味十足,好吃得不得了。一盘蘑菇上桌,很快就被我们扫荡一空。姥姥看我和表妹吃得香,还特意少吃一些,让我们吃过瘾。就着蘑菇菜,米饭都多吃了好几碗。邻居家的女孩吃过饭来找我玩,看见鲜蘑,也忍不住吃了几口。下午我要去表妹家,二姨来接我们的时候,我和表妹就觉得眼泛泪光,开始流鼻涕。姥姥还以为是我们感冒了,嘱咐二姨到家一定记得给我们吃感冒药。

去二姨家要坐一个小时的火车,从旗下营到陶卜齐。这趟路线我们已经很熟悉了,中间有条长长的隧道,过了隧道火车就到站了。到了二姨家,我俩已经眼泪鼻涕一大把,有点昏昏欲睡。二姨和姨夫赶紧让我们吃了感冒药,好好睡一觉。还别说,呼呼大睡一觉后,症状全部消失了,我们以为的感冒就这么好了。

这段经历就这么平平淡淡地遗落在我的记忆中。后来我们也聊起过那次蘑菇事件,姥姥也有流眼泪的症状,但因为吃得比较少,症状比较轻微。邻居家的女娃因为只吃了几口,所以几乎没有症状。直到多年后偶然看到蘑菇中毒的新闻,我才恍然大悟我们是中了蘑菇毒了。

姥姥采摘蘑菇不是一次两次,就那么一次让我们中了招。还好那土黄色的小蘑菇毒性不大,没对我们造成伤害,所以这次蘑菇中毒事件只是我们闲聊童年过往时的一段趣事。

小小的蘑菇蕴含着姥姥爱我们的一片心,童年的美味里是长辈永远的牵挂和祝福。

终审:蔺玉红
审校:李志国  刘朱婴
编辑:胡晓荣

作者: 农村青年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